当前位置:主页 > 法律在线 > 案例警醒三甲专家介绍患者到民营医院手术「身亡」……

案例警醒三甲专家介绍患者到民营医院手术「身亡」……

文章作者:admin / 发表时间:2021-09-28 / 点击:

  患者被医院副教授介绍到民营医院手术,术后1月身亡……是多点执业还是利益输送?

  据《潇湘晨报》报道,因舌头溃疡肿大,37岁的唐先生来到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口腔科就诊,临时诊断为舌癌。后因住院部床位紧张,家属通过关系找到该院口腔科一名副教授,后者介绍转至长沙九龙医院,并由其主刀手术。男子术后不幸身亡。

  涉事医院,长沙九龙医院官网信息显示:该医院按照国家三级标准建设,是长沙市综合型专科医院、医保定点医院,是一家以生殖系统和泌尿系统疾病为重点学科的二级综合医疗机构。

  而据调查,主打生殖泌尿的九龙医院并没有实施舌癌根治术资质,香港六合第一期,而且该手术并没有向当地的卫计行政部门进行手术申请报备。不仅如此,主刀的湘雅二院副教授也未经备案,其行为属于擅自在九龙医院违规开展多点执业活动。

  据当地卫计局初步调查,九龙医院涉嫌超诊疗范围。目前,有关此事该局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。

  有业内人士认为,知名专家到民营医院多点执业有积极作用,但“打着公立医院牌子往民营医院输送患者”“利用多点执业搞利益输送”和“手术不规范”等乱象不容忽视。

  去年2月份,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宣布修改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》,允许在职医务人员开办诊所。紧随其后,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《医师执业注册管理办法》,明确执业医师一次注册、区域有效。为医生多点执业的落地清障。一时间,多点执业再度成为行业热词,引发热议。因“多点执业”引发的医疗纠纷也屡见报端。

  2017年3月11日,一则题为“武汉一精神科主任因多点执业被医院免职”的新闻刷屏,瞬间将跃跃欲试的医生和求贤若渴的医院拉回到骨感的现实。

  因为未经医院许可在一家民营医院多点执业,武汉科技大学天佑医院精神科主任胡一文被免职了。

  天佑医院院长王晓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我们从来不反对医生多点执业。我们不允许的是本院医生在不告知医院的情况下擅自外出兼职。”他表示,国家倡导的是有序推开多点执业,而不是让医生无视医院规定,自由外出兼职。

  最终,涉事医生被医院免除了主任的职务,并对他的其他违纪行为另行调查处理。

  在多点执业过程中,此类事件屡见报端。2017年,长沙市卫计委对湖南省交通医院因使用内科医生看精神科疾病,处予罚款人民币3500元和吊销精神科(限门诊)诊疗科目的处罚。

  另据《重庆商报》披露,重庆市南岸区执法人员在对申某高诊所进行日常卫生监督时发现,申某的执业范围为外科专业,但他却超出登记范围开展诊疗活动。最终,当地卫生计生部门认定:申某在一年内无视法律法规,多次违反卫生行政规章制度,严重扰乱了辖区内的医疗秩序。为此,相关部门吊销了其《医师资格证》——其终身不能从事医疗活动,且其诊所的《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》也被注销。

  一系列的医疗乱象不禁让人反思:到底是多点执业的政策出了问题,还是其中的利益输送“剪不断,理还乱”?从下面这个事件中,我们可以感知一二。

  2016年,“北京某三甲医院的两名知名医生因多点执业受到处分”的消息曾经在医学界引起轩然大波。消息称,两位科主任未经批准到北京某民营医院多点执业,并在本院出诊期间,以无法做检查或缺乏晶体为由,多次将病人介绍到民营医疗机构做手术,被医院严肃处理。此事在医疗行业引发热议。

  一方面,大型医院的管理者普遍认为,借机输送病人的行为必须严惩;而另一方面,多数医务人员认为,国家卫生部门三令五申,医院应该保障医务人员多点执业的自由。

  到底是多点执业还是利益输送?是合理引导患者分流,还是倒卖?这背后又折射出了哪些制度困境?

  “随着多点执业政策的放开,越来越多的医生开始选择到其他医疗机构执业,其中大部分人是严格按照政策的规定执业的,但也不能保证有部分医生和医疗机构存在利益输送的关系。”据一位公立医院的管理者向“医学界”透露,“往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,不同地区、不同医疗机构点数不一。我了解到,莆田系医院的返点能达到30%甚至更高。”

  据他透露,尤其是在北京、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,大医院一床难求,很多外地患者挂一个专家号都要排上十天半月的。部分医生捏准了病人的心理,往往会把病人介绍到一些民营医院。

  上海某三甲医院的一位学科带头人(已离开体制),曾经在一次学术会议上公开表示:医生借多点执业之机把公立医院的病人往外带,已成为业内“公开的秘密”。

  “其实并不难界定。”一位卫生部门的负责人向“医学界”透露,“如果一个手术,第一执业地点具备治疗的条件,而医生却依然让患者去其他医院,而且这个医生因此获得了利益输送,收取了好处费,那就属于倒卖病人,他所获得的的利益也是不当得利。”

 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教授、法学专家王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定性倒卖病人,要看医生是不是如实向患者陈述转院原因,如果如实告知病人医院的实际情况,那就不违法。

  博德嘉联医生集团创始人林锋在接受《健康报》采访时也认为,国家的宏观政策致力于建立分层就医体系,而公立医院的现行体制却导致希望集中病人。他认为,病人去哪家医院是有选择权的,病人跟着知名医生走很正常,“只要病人愿意就不能算倒卖”。

  分析人士认为,尽管取消了卫生行政部门审批,也取消了执业地点数量限制,技术职称方面也一直在降低,但必须第一执业地点同意这一点,这一次依然没有松动。从解放医生角度来看,多点执业作用非常有限。倒是拿医师多点执业来刺激医院改善管理,刺激医生提高技术水平与服务意识,给提高医生合法收入一个手段,也许能够起到有限的积极作用。

  问题还是要回到多点执业上,无论医改的政策如何,医生们最关注的还是自己的收入。而多点执业与增加医生们的收入切实相关。无论多点执业的边界如何裁定,都不应跳出法律的疆界。



Power by DedeCms